首页 > 美食圈

聊城名吃---魏氏熏鸡

   记得刚来聊城的时候,就隐隐约约知道聊城有个魏氏熏鸡的名吃,其中还有流传不同的名人与名吃的故事版本。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”名人也不能免俗,况且名人还有着与常人不同对生活的独特视角,就更加赋予了名吃丰富的文化内涵。其实说吃有点俗,但我们都是凡人,又有谁能免俗呢?要我说,只在此山中,方知此中味。你入不了道,又怎知其中的乐趣呢?要说大一点的,古代的宰相不也就是个管吃饭的角色吗?这个职位相当于咱们现在的总理,说白了,你这个总理也好,古代的宰相也罢,你只要让民以食为天的老百姓吃饱吃好,我们就拥护你,就赞扬你!否则,你说什么也不会灵,也不会管事。 说着说着就有点扯远了,俗人不该论政,就此打住,言归正传。说起这魏氏熏鸡不得不提聊城的一段顺口溜:“东昌府有三黑:乌枣、香疙瘩和熏鸡儿。”这其中的熏鸡即指的是聊城的魏氏熏鸡,它色呈栗红,香醇味美,质地硬韧,有浓郁的的熏香和药物香料香味,可以久储而不变质。

  被老舍先生誉为“聊城铁公鸡”的魏氏熏鸡,是北关魏永泰于清嘉庆十五年(1810年)创制,迄今已有180余年的历史。当时聊城紧靠运河,交通便利,商贾云集。为便于扒鸡运销外地,魏家扒鸡店研制成这种能够长时期保存的熏鸡,每年农历十月至十二月成批制作,供全年销售。魏氏熏鸡选料精良,制作精细。熏鸡选用外型丰满、肉多肥嫩、体重2至3斤的一年左右无病活鸡,先加工成扒鸡,击在腹内装入丁香、八角、桂皮、茴香等药物,放在锯末烟火上熏制而成。经熏制的扒鸡,水分少、皮缩裂、肉外露、无弹性、药香浓,可存一年左右不变质。这种熏鸡,形美肉嫩骨酥,色鲜味美,入口余香深长独特,既可下酒,又可佐茶。

  说起这老舍先生给聊城熏鸡的这个雅号,还有一段趣闻。说的是1935年,山东省立聊城第三师范的一位教师,寄给了当时在青岛山东大学的肖涤非教授一蒲包魏家熏鸡。肖先生在宴请老舍和赵少侯先生的一次家宴是便拿出来待客,经大家品尝后皆称之为“色泽光亮,香气扑鼻····很是诱人。”趁此酒兴,于是赵教授便请老舍先生予以命名。老舍先生说:这鸡的皮色黑里泛紫,还有点铁骨铮铮的样子,不是挺像戏里那个铁面无私的黑包公吗?干脆,就叫“铁公鸡”。这也算当今美食界的一大美谈。

  这聊城熏鸡吃的就是个品味,吃的就是个雅兴,你没有此中雅兴,我劝你也最好不吃,就像你吃西安羊肉泡馍一样,先给你上两个馍,顾客须把“饦饦谟”掰成碎块。掰馍讲究越小越好,这是为了便于五味入馍,自己掰碎了放到碗里,你掰的不碎,人家绝不会给你填汤放肉的。还有那个河蟹,吃的时候也是自己亲力亲为,决不可别人代劳,如若别人代劳,其中味道尽失矣。后面这则可是清朝大文人袁枚《随园食单》里的说法。

  这魏氏熏鸡在美食界来讲,是个嚼菜,也就是说不能性急,吃的时候,不用刀切块而食,而是用手撕着吃,撕成一条条的,干香突出,柔中带韧,极富咀嚼感,特别是咀嚼的时候,唾液分泌,与口中的美味混合,使味蕾得到极大的享受,真可谓一大美事!如此美味,再加一两杯白酒相伴,更是妙不可言,美不胜收。口中的烟火气和白酒的混合,使人感受到了淳朴的乡土气息,更有回归先祖的饮食的感受,达到与古人先贤同此美味的佳境。真想舒胸吟道:此味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尝?

  好了,介绍到此,开始上菜啰,请各位上眼。

  (作者:小雨如酥)

请关注:
分享到:


更多美食图片

版权与免责声明: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《聊城日报》、《聊城晚报》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,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,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。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,并注明“来源:聊城新闻网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样。